账号登录

举报

举报理由
1/8

大火无情人有情,恳求大家帮帮我

举报
求助中

求助人:张慧强

求助类型:重症救助

需筹款:300000元

求助详情 处理进度 评论(6) 受助者感言

      我的名字是张慧强,广东梅县人。

      我的爸爸张生化,妈妈杨利梅,原本是广东梅县的农民工。出于我的一番孝心,我于2015年从华南师范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后,把他们接到广州天河区车陂出租屋一起生活。

       然而,我这一番孝心害了他们。5月11日凌晨1点,母亲节的前两天,在东莞出差的我接到家里发生煤气爆炸,父母被严重烧伤的通知。短暂眩晕后,我连夜赶到医院,看到父母被烧的焦黑的身体,眼泪止不住下落。我大脑一片空白,在医生的催促下,签了一系列诸如《病危通知书》、《手术风险通知》等文件。

       我在心情忐忑中等待医生给我父母做完紧急处理,询问医生父母情况怎样。医生让我做好病人随时病危的心理准备,父母皆严重烧伤,我爸爸张生化呼吸道灼伤,全身70%~79%二度烧伤,其中一半深二度;我妈妈全身80%~89%二度以上烧伤,其中,全身50%以上深三度烧伤,需要接受植皮手术。

       触目惊心!我们平时被开水烫出一个小泡,都要疼一个礼拜,甚至更久。而我的爸爸妈妈,他们全身已经没有多少完好的皮肤,尤其是我的妈妈,全身一半的地方需要植皮。

       什么是植皮!医生需要把她身上坏死的皮肤和组织一点一点的削掉!然后,医生给我妈妈伤口覆盖一层膜,等待伤口长出新鲜肉芽,再去掉这层人工膜,从病人头部取皮,采用邮票植皮术,植在肉芽上。待植皮生长覆盖整个创面,依旧会留不少疤痕,严重影响肢体正常功能,妈妈的康复治疗道路依然很漫长。

       我妈妈遭受的这些痛苦,跟古代的千刀万剐的酷刑有什么区别!

       我的心真的很痛,多次睡梦中哭醒,希望这是一场噩梦,但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,我必须振作起来,我的父母急需我的支持和鼓励。百善孝为先!身为儿子,我必须承担起这个责任,带我父母渡过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光。

       目前,我爸爸张生化恢复情况比较稳定,已经没有生命危险,转到广东省工伤康复医院做康复治疗;但是,我妈妈杨利梅情况比较糟糕,感染期时,出现脓毒症,5月19日开始出现认知障碍,最严重可能导致器官衰竭,危及生命!经过医生的精心调理,终于在5月28日时慢慢好转,可以正常交流。我很害怕,害怕再也不能跟妈妈聊天,害怕再也不能跟妈妈散步,害怕再也吃不到妈妈做的饭。

       我面对最大的困难就是,严重缺少救命钱。医生说烧伤的用药,很多在“农村医保”范围之外,他预算,如果一切顺利,我爸爸张生化治疗费用10万左右;刚入院的时候,医生预算我妈妈杨利梅的治疗费用需要60万,但是,随着病情的发展,5月22日的时候,医生跟我说,我妈妈预计最多可能需要80万!

       截止至6月12日,我母亲杨利梅治疗支出已达29万,5月份做了1次削痂手术,预计还有3~5次植皮手术。

       从梅县农村出来的一家人,父母举债供养我和妹妹(张慧敏)读完大学,刚刚还完,以为生活可以重新开始,没想到老天给我们出了一道大难题。现在,我跟妹妹已经无法正常工作,每天为照顾父母和筹救命钱,四处奔波。

       大火无情,人有情!这些天,亲朋好友帮我四处筹钱,朋友们帮我出主意写轻松筹文章,发动各种关系捐助爱心和转发。谢谢众多亲朋好友,谢谢广东梅县东山中学、华南师范大学的老师和是兄弟姐妹们,谢谢广州汇智通信技术有限公司的兄弟姐妹们。没有他们的帮助,这些天我真的撑不住。

       我把情况转述给医生,医生给我浇了一盆凉水,说我的努力远远不够!

       广东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得知我家的情况后,已经开始通过腾讯公益开展募捐。

       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!恳求好心人帮帮我们,助我们一家人渡过这个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光。

       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!我一定会努力工作,服务社会,奉献自己!我一定会把大家的爱心传递下去,给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更多的关爱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张慧强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7年6月12日


处理进度
  • 2017-06-12 等待处理

  • 2017-06-12处理中

  • 2017-06-12求助中

评论(6)
我要评论
受助者感言
返回顶部